樱桃种子搜索app

第二块石头,崔成果然挑到了一块好石头,里面开出了高翠,估价得有100多万!

但是很快,刘宇竟然开出了一块冰种翡翠,顿时又引起了所有人惊呼。

“这冰种翡翠最起码也得值个200万吧!”白大师笑道。

而此时,庞国栋的脸色已经有些青了。

刘宇一脸得意的站在那里,旁边的李静雯满脸不可思议,竟然不顾形象的拉着他的手,“刘宇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

“这算什么?我也就是随便挑一挑。如果让我自己去矿里挑原石,玻璃种我都能给你开出来!”在女神面前露脸,他格外得意。

听到刘宇这么,白大师倒是留了心,“伙子,你家里是不是翡翠行的?”

刘宇笑道:“我叫刘宇,潼川人。”

白大师眼睛一亮,“原来是潼川刘家的传人!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水准,实在是厉害!”

为崔成听到这番话之后,顿时一脸的别扭,“哎哟喂,这次碰到硬茬子上了!”

苏云帆倒是很好奇,“潼川刘家,很有名吗?”

崔成道:“岂止是有名,他们家在国内就是这个!”他着竖起了一根大拇指。

清纯美女之海的女儿

“潼川刘家世代做翡翠生意,可以是在翡翠堆里长大的。跟他们比这个,那就是找死。”

庞国栋拽住他的袖子,“怎么个意思,你是今我得认倒霉了是吧?”

崔成连忙讨饶:“对不住了,庞少。这回我可真是尽力了,可是技不如人,我也没招啊!”

庞国栋的脸色臭的可以拿去做臭豆腐,“我不管,第三块石头你得给我赢回来!不然我让你以后在lz市没得做!”

丢面子这种事,在他们的圈子里是大忌。人活一张脸,脸面对庞国栋这样靠人际关系混饭吃的人更为重要。

崔成一脸苦相,“庞少,你这不是为难人吗?两块石头差了人家一百多万。除非是开出极品翡翠,否则拿什么赢啊?”

苏云帆跟着他们旁边看了半,一直都没有言语。此时看着刘宇一副得意的模样,笑着对庞国栋:“要不,这第三块石头让我来试试?”

庞国栋望了苏云帆一眼,摇了摇头,“你别逗我了。你又不懂翡翠,拿什么和他比?”

“老崔倒是懂翡翠,不照样比不过人家?实话,我最近运气有点好,想什么来什么。不定你让我试试,万一赢了呢?”

听到苏云帆这话,崔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把脸上的眼镜扶好。

“对对对,赌石除了看眼力,运气也非常重要。运势来了,不定就能开出极品翡翠来啊!”

庞国栋对崔成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,听到苏云帆这么一,想到他做生意以来确实运势极佳,便无奈的点头同意了下来。

“不过,如果这次咱们输了,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!”庞国栋在苏云帆耳边咬牙道。

苏云帆耸了耸肩,爱怎么做是你的事。

还剩最后一块石头了,大家知道刘宇刘家传饶身份之后,普遍都不看好苏云帆他们能赢。毕竟前面两局,差距已经拉开的很大了。

刘宇还很客气的过来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“崔先生,这回您先请吧?”

崔成连忙摆手,“不不不,这一局我们换人了。由苏少跟你们赌!”

大家看向苏云帆,这个青年相貌英俊,仪表不凡。不过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在旁边看着,没有过几句话。因此,大家都认为他并不懂翡翠。

刘宇淡淡一笑,“无妨,你们换谁来都一样。”

苏云帆看着自信的刘宇,也不客气,走过去把他之前看到的那些含有上等翡翠的原石都找了过来。

后院含有上等翡翠的原石并不多,其中两块都被刘宇给发现了,崔成也找到了一块。剩下的石头不到十块。

苏云帆指挥着崔成和庞国栋帮忙,把那七八块石头都搬了过来。

大家看着他这个操作纷纷笑了。

挑石头没有这么挑的,看中哪块就是哪块。搬过来一堆算怎么回事?

白大师笑着对苏云帆:“这位先生,你们可只能切一块石头啊!靠数量来堆是不行的。”

苏云帆笑道:“放心吧,我只挑一块。”

崔成和庞国栋走过来,有些不放心的问:“苏少,你这么整是要干啥啊?”

“没干啥,就是觉得都是好料子,再好好挑一挑。”

苏云帆把系统能力切换到运气。

一共八块材料,挑到最好一块的概率是18。当然,18只是理论数据,还需要考虑到运气的成分。

他的运气不至于太差,再加上十倍增幅的话,那最保守的估计挑好最好一块石头的概率也是接近100。

这些石头他都看了一遍,实话难以看出里面的好坏来。苏云帆也就懒得再看了,随手就抄起一块石头,递给了白大师。

这随意的动作让崔成和庞国栋傻了眼。

“卧槽!你看都不再看一眼啊?那还让我们辛苦搬了半!”

庞国栋非常无语,这些石头有的大有的,最大的一块有七、八十斤。

“就这块了。”苏云帆笑着道。

刘宇等人觉得非常好笑,他摇了摇头,对李静雯几个人道:“从他挑石料的手法来看,这个人根本不懂翡翠。看样子,他们想赢只能靠上眷顾了!”

众人也是纷纷大笑,就连白大师看了一眼那块石头,也是忍不住道:“年轻人,出来赌石头没有不交学费的。你这次就当是交学费了吧!”

听到白大师这么一,大家也都凑过来,一看那石头纷纷摇头。

“真是不会挑啊,这皮壳疏松,沙粒太粗。就算有料子,估计也有裂纹了。”

“外行就是外行,这门学问不是谁都参的透啊!”

苏云帆脸上毫无不悦的表情,只是笑着对白大师:“白大师,还请先解石吧!不定会有意外惊喜。”

白大师看了苏云帆一眼,虽然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但还是很认真的再原石上仔细划了两条线,操作水切机切割了起来。